金山活佛傳(二)

1
點擊 156
發表於 2023-06-22 19:06:19

金山活佛傳(二)

尊號由來 切有因緣

  我繼續請問太和尚,有關活佛之稱號的來由。

  太滄和尚說:我是民國六年到金山住的,那時妙善活佛已經有了名聲,可是還沒有人叫他活佛,到了民國八年,章嘉活佛,從浙江南海普陀山回來到了上海,要來鎮江時,政府有電報通知鎮江各機關及佛教寺廟團體去迎接。那天各機關首長與各寺廟的出家人齊集在火車站歡迎,妙善活佛也在內,那時章嘉活佛只有二十八歲,穿的是在家俗服,再加上各界的要人相陪,又有憲警隨身侍衛,看不出什麼出家修行的活佛樣子來,妙善和尚的道德與靈異,當時在鎮江已經很有名了,因此當章加活佛走過以後,那些警察們就對歡迎的人說:「這樣年輕的人,又不穿出家的僧服,與政府官員一樣,哪裏是什麼活佛?妙善大師才是真正的活佛呢!」因此「金山活佛」之名,就從那次起叫起來的。

  我再請問有關活佛私生活與他的行為,他有沒有什麼嗜好?談起活佛的私生活,太滄和尚也不禁黯然的說 :「活佛一身談不上什麼私生活,更談不到什麼嗜好。」

  談他住的—他住在金山藏經樓下右邊一間寮房裏,房中也沒有床帳桌椅的設備,也沒有衣架書櫥的裝飾,只有方石一塊,石頭上放著座禪的蒲團一個,除此而外,其他什麼也沒有,夜間也不睡覺,不是經行念佛,就是參禪入定。

  談他穿的—他的衣服是冬夏一衲,我最初還看到他有一頂合掌尖的帽子,俗稱濟公帽子,帽子罩到鼻子上,把兩只眼睛從帽子裏往下看,一步一步的怕足下傷了蟲蟻一樣,慢慢走著,後來帽子也沒有了。最初上殿過堂,還有袈裟海青的,後來衣袍也沒有了,也不好上殿過堂(吃飯),他冬天一衣不寒,夏天棉袍一件不熱。活佛的施捨心很大,有時皈依徒弟做幾件新衣服給他穿上,不幾天就沒有了,有時他連長褲子都會脫下來送人的。

  他的行為更是「與人無愛亦無憎」。他即不愛名,亦不喜功,他在金山住了數十年,先請藏主,到最後幾年才請為書記。他從來沒有與人有一次爭執,看見出家人就拜,真是一位常不輕菩薩!「我不敢輕慢汝等,汝等皆當作佛」。我輩學人,能無愧乎?

◎活佛修持 深入禪定

  談到活佛修持與禪定的工夫,活佛是應化人間,他老人家是再來人,我們也莫測高深。

  至於說他的禪定工夫,太滄和尚他曾有兩次親見活佛入定的。

  第一次:是在民國九年鎮江關的監督冒廣先生,慕名親往金山拜訪活佛,那時太滄和尚當知客,領冒監督去活佛住的禪房相見,可是他的房門關閉,叫門不開,結果把他房門打開,破門而入,不知什麼時候,他已在房中入定了,所以外面叫喊打門,他都不知道,用手摸他鼻子,鼻孔已經停止了呼吸氣,坐在石上如死狀,可是身上尚有熱度,後來我在他耳邊彈了三指開靜,他才慢慢出定睜開眼來,為人說話。

  第二次是民國十三年春天,鎮江檢察廳董少柳廳長,派來兩位法警拘捕活佛(詳情見後),太滄和尚同法警去看他,也是將房門打開進去的,也是正逢著他入定了,為他開靜後把他帶走。至於他能夠入定有多少時間,也不知道,因為沒有事找他,也就無人知道他的行跡,這兩次如果沒有特殊的事情,也不知道他能入定,更看不到他有如此的定功,可見平時活佛是經常入定的,也可以說 :「那伽常在定,無有不定時」!…《未完待續》

最近修改時間 : 2024-04-15 03:14: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