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剛經》論述(下)

0
點擊 49
發表於 2024-06-28 21:15:54

c14dd4595cf6630c1960d72d9d510418.jpg

  《金剛經》法句探索

  「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。」

  ◎德山大師的「點心」

  唐朝德山大師通達諸經,尤精《金剛經》。因俗姓周,故有「周金剛」之譽。德山大師不認同禪宗所言「直指人心,見性成佛」,決定親往糾正。

  途中頗感飢餓,恰遇一位賣燒餅的老婆婆。老婆婆得知德山大師專精《金剛經》,就提出一個考題,如果大師答得出,就以燒餅供養大師;如果大師答不出,就請大師立刻離開。

  題目是:「《金剛般若波羅蜜經》:『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。』不知大師您是要點那一個心?」

  德山大師聽此一問,選擇無語離去,此後再不敢自詡精通《金剛經》。放下傲慢心之後,大師至誠參謁龍潭祖師,從此勇猛精進,終於大徹大悟。

  老婆婆問得當機,因為《金剛經》的智慧不在會讀、會說,而在於用之生活。

  德山大師的無語不是不懂,而是真明白。先前讀得、說得、寫得原來只是皮毛,真正的功夫就在平常啊!

  老婆婆問得是什麼?德山大師悟得是什麼?

  「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」「動念即乖」。

  凡事有因有果,絕非偶然,所以任憑修行再怎麼高,若有一絲絲雜念,就不對了,也不好了,因為心就不清淨了。心有染污,焉能見道!更別說行道、悟道了。

  ◎斷惡修善→心寬念純

  《華嚴經》:「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,但以妄想、執著而不能證得。」

  修行最大的敵人就是「自己」。會喜歡、會討厭、會開心、會傷心,每個人有著不同的答案,可知好惡悲喜非由外來,而是自找的。如果能放下所有的妄想、執著,就能恢復本具的智慧德相,這也是「眾生皆是未來佛」的真義。

  多數大眾無數世以來受到了太多的染汙,要想一念盡掃塵垢並非易事。如能時時精進,漸漸提升,已是難能可貴!

  唐代詩人白居易請益鳥巢禪師:「佛法大義為何?」

  鳥巢禪師回答︰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。」

  簡單來說,「斷惡修善」就是去除染汙的基本功,要想成就一定由此開始。

  何謂「惡」?只為自己即是惡。

  何謂「善」?廣利眾生即是善。

  如何「斷惡」?斷絕一切惡事,乃至不生絲毫惡念。

  如何「修善」?幫助一切眾生,終至行善而不自矜。

  「斷惡修善」就是「所行皆利益大眾,所存無善惡分別」。

  佛菩薩如何斷惡修善?

  為眾生降伏邪魔,現忿怒相,無忿怒心。

  為眾生拔苦與樂,現慈悲身,無我慢心。

  斷惡修善,念念眾生,千江有水千江月,哪裡需要哪裡去。

  隨緣圓滿,無掛無礙,心寬因為能放下,念純乃生大智慧。

  ◎三心不可得→應無所住

  過去:緣已滅,心既止。

  現在:緣方起,心難停。

  未來:緣未遇,心不生。

  聚也因緣,散也因緣。

  如何可得?執著何用?

  「三心」無非「妄念」,「不可得」就是「放下」,「放下妄念」即是道!

  放下、放下,愈說愈放不下,一切平常,就放下了。

  平常、平常,如何平如何常?該做就做,其餘隨緣。

  這就是「應無所住」,也是聖嚴法師開示:「面對它、接受它、處理它、放下它」。

  《金剛經》法句探索

  「若以色見我,以音聲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見如來。」

  學佛就是二件事:「學習佛菩薩」、「成為佛菩薩」。這首四句偈就是教我們做好這二件事!

  色、音、聲,六塵濁濁,隨緣生滅,都是無常的「相」。心隨相轉,染污愈重,煩惱愈多,絕非回歸清淨的正確道路!

  學習佛菩薩

  佛相的莊嚴是慈悲的示現,為的是給予修行者親近佛法的安心與信心,可說是引凡入聖的方便法。

  然而真正的莊嚴是源自清淨的自我,所以修行者如果僅僅執於外相,那就麻煩了。

  太多太多的邪魔外道也能化出莊嚴的外相,看來金光閃耀,聽來無所不能,一旦相信了、加入了,不單求道無成,肯定誤入歧途。

  曾經聽過一個故事:魔王波旬想要破壞佛法,屢試不成,最後祂想到一個法子:讓魔子魔孫穿上袈裟,讓正法漸漸敗壞。《佛藏經‧淨戒品第五》也寫著:

  當來之世,惡魔變身,作沙門形,入於僧中。

  種種邪說,令多眾生,入於邪見,為說邪法。

  由今觀之,正信的佛法確實一再遭受挑戰,發心的大眾應當如何是好?很簡單,「不為相迷」!不管看到什麼、聽到什麼,都該明白一切都是「相」,合乎經典的就跟著去做,否則就敬而遠之。

  千江有水千江月,佛法無際又無邊,豈有定相可言!不為相迷,不執於相,才能真正認識佛菩薩,也才有機會向佛菩薩好好學習。

  成為佛菩薩

  修行的進程就是相信佛,跟隨佛,學習佛,成為佛。

  佛與凡夫就是一顆心的距離:覺了是佛,迷了是凡夫。覺迷之間往往就是對待「相」的真實功夫。

  過去世,歌利王有意為難,割截忍辱仙人的身體,忍辱仙人無絲毫怨恨,反而發心「將來成道,首渡歌利」。忍辱仙人即是釋迦牟尼佛,歌利王即為後來的憍陳如尊者。

  《金剛經》:「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,我於爾時無我相、無人相、無眾生相、無壽者相;何以故?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,若有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應生嗔恨。」說得就是這樁事。

  發心渡一個人,很不簡單;發心渡一個傷害自己的人,尤其可貴!

  為什麼佛如此慈悲?為什麼佛如此堪忍?

  因為佛真實明白:所有相都是因緣,沉溺、執著是以苦為樂,唯有接受了、承擔了、放下了,完全不為外相所惑,才是真正的解脫、自在,這也是所謂的「即相離相」!

  簡單來說,「我」就是「清淨」。想要得到清淨,就要避免染污,悲是染污、喜也是染污,有了起心動念就可能受到染污。

  如何出淤泥而不染?就是不被境所迷,不被相所惑。

  如何對境不迷、對相不惑?就是「深信因果」,就是「隨順諸緣」。

  明白了因果,圓滿了緣分,每一樁事都清楚明白,就能一絲不掛,就是清淨,即見如來!

  《金剛經》法句探索

  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」

  修行最根本、最重要的就是「放下」。

  放得下,是真修行;放不下,再精進都是自欺欺人。

  有所欲、有所為,不管最後是否如願,緣足了就聚,緣滅了就散,所有的結果都如夢、如幻、如泡、如影、如露、如電,都不是真實,也不會長久。

  秦始皇一統中國,自號「始皇帝」,企圖讓他的皇圖霸業綿延千秋萬世。為求長生,指派徐福跨海求靈藥。

  有一對師兄弟雲遊參學,途中經過一道水深逾膝的溪流,有一個女子煩惱無法渡河,於是師兄就揹起女子渡河,到了對岸再把女子放下。師兄若無其事地繼續參學,師弟心中惱恨師兄竟然不知規避女色,邊走邊懊惱。有二位商人躲避惡人的追殺,幸得一位老和尚掩護,才能化險為夷。二位商人感激老和尚的救命之恩,所以設宴款待老和尚,老和尚依約前來,商人才驚覺桌上竟擺著著酒、肉。二位商人臉上滿是慚愧,老和尚卻不為所動地吃完了桌上的菜餚。

  秦始皇曾是中國第一人,現在去哪了?用心計較的帝國大業真的千秋萬世了嗎?世上可有長生不老的靈藥?或者,有誰聽過萬載不朽的血肉之軀?秦始皇不願放下,可是他做得了主嗎?

  師兄幫助女子,沒有分別也不求回報,揹起、放下繼續參學,多麼自在!師弟苦守戒律,執著條條文文,結果記得愈熟綁得愈苦,師兄從未記掛女子,師弟的心裡卻還一直揹著女子。

  老和尚不簡單!如果他看到酒肉就止箸不食,就會讓肯報恩、知慚愧的二位商人蒙上揮之難去的陰影,更可能讓與會眾人對於信佛、學佛望而卻步。老和尚自在隨喜,與人方便,這是真正的修為,能到這般境界就是他放下了自我,念念皆為慈悲護眾生。

  這三件故事告訴我們同一個道理:「放下是自在,不放下或放不下是苦惱。」

  ◎要放下什麼?

  放下惡。諸惡莫作,惡人終有惡事磨。

  放下善。眾善奉行,不生驕矜、貪愛。

  放下善惡。善善惡惡,無非因果,掛著掛著,久掛成礙。

  放下妄想、分別、執著。如是因,如是果,多個念頭,都是煩惱。

  ◎要如何放下?

  「做該做得,受該受得。」

  該做得就是「利益大眾」!念念大眾,念念無我,念念是善常存善念,無我布施,吉無不利。

  欲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;欲知來世果,今生作者是。受災受福,絕非偶然!謹以真誠的心念,懺悔前業,立誓不蹈覆轍;感恩享福,廣造更多福田。

  做該做得,立功。

  受該受得,消業。

最近修改時間 : 2024-07-22 00:05:12